周群飞前夫 美国疯了,余茂春火了,这位美国“国宝”级华裔真的晓畅中国吗?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7-22 06:22 点击数:

古希腊哀剧作家欧底庇德斯有句名言,“神欲使之死灭,必先使之疯狂。”人如是,国家亦如是。

近段时间以来,美国的疯狂全世界有现在共睹:累计确诊新冠肺热病例已超388万例, 累计物化亡超14万例,世界第一坐得稳之又稳;暗人弗洛伊德之物化酿成全美抗议风波,甚至波及英国、添拿大、澳大利亚、德国等,让人们见识到了美国社会如火山般的肝火大爆发;尽管如此,美国总统特朗普照样在标榜美国的言论解放,以及“被全世界嫉妒”的新冠病毒检测周围,也不能谓不疯狂了。

在国人望来,美国的疯狂更甚:自新冠肺热疫情暴发以来,美国就极尽抹暗中国之能事,栽栽颠倒暗白之言论无需逐一赘述。近期,更是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从美媒爆出美国当局考虑对一切中国共产党员实走旅走禁令,到特朗普亲口承认“劝说”大片面国家不要操纵华为,再到美国驻缅甸大使馆公开发外文章,在包括新冠肺热疫情、中国南海、中国香港,以及中缅有关等题目上抨击抹暗中国……望来,美国是彻底疯狂了。

有人说,美国对华愈发坚硬和疯狂背后,少不了一帮“谋士”不遗余力的嘈杂。像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美国副国家坦然顾问波廷格、白宫国家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等人,都是坚定的逆华鹰派。不过,《华盛顿时报》比来的爆料则指出,美国对华坚硬政策及其内容,实际上更多是由美国国务院一个以华裔学者为关键角色的“中国班”制定的。而这个“中国班”的中央人物,是一个叫余茂春的华裔学者。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7月19日也刊文称,美国制定的凶毒对华政策,据说许多出自余茂春,他对中国有百科全书般的认识,美国有人称他是美国的“国宝”。

老话儿说,不怕神相通的对手,就怕本身人下暗手。本身人整本身人,自然有一套。这个“整本身人稀奇下得去手”的余茂春是何许人也?

按照《华盛顿时报》的报道,余茂春现在是蓬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他的办公室离蓬佩奥的办公室仅几步之遥。

500

回顾余茂春的成长史,这位蓬佩奥跟前的大红人,不是ABC也不是混血儿,而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1962年出生于重庆,1979年就读于南开大学历史系。据他本身说,他读大学期间,有几位美国人行为富布莱特学者在私塾交流并进走教学,美国总统里根“美国代外着地球上人类最益的和末了的期待”的理念激励着他到美国去追求新的生活。所以,他大学卒业后,1985年进入宾夕法尼亚斯沃斯莫尔学院并获得硕士,1994年在添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能够说,余茂春那时是较早一批从美国名校历史系卒业的中国钻研生,在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余茂春也算是“全村人的傲岸”了。

美国名校卒业后,余茂春“顺理成章”进入美国海军学院任教,担任东亚和军事史教授。现在,这位余教授是蓬佩奥身边主要的智囊人物。据报道,余茂春多年以来一向呼吁美国当局调整对华政策,但一向没得到美国去届当局的偏重。直至特朗普上台,余茂春才有了用武之地。

在蓬佩奥的领导下,余茂春和负责东亚和宁靖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迪威组建了一个由对中国理解深切的实际主义学者构成的“中国班”。“中国班”里华裔不少,但余茂春是最出多的那一个。究其因为,是他被特朗普团队认为是为数不多能够解读中国政治术语的人,与其他所谓中国行家相比,他被认为能够更益地发现中国瑕玷。再添上余茂春也是个对华坚硬派,正相符特朗普的口味。臭味相投的人一拍即相符,此后,余茂春一向在协助制定和实走特朗普在“美国优先”原则请示下的对华政策。在他的赓续推动下,美国将中国重新定义为最主要的战略对手。

据报道,余茂春挑出要控制中美人文交流,由于中国借此争夺了很大一片面政治精英议定资本和智囊的游说影响美国对华政策;他指出美国当局一个最大舛讹就是异国把中国民多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权不同开来,试图挑唆中国内部矛盾;他认为美国异国认识到其对中国的重大影响力和实际上风,导致美国常会信服于中国的“矫揉做作”的政策,辛勤鼓吹美国堂堂皇皇地挑战中国。

不寝陋出,正是在余茂春的理念影响下,蓬佩奥在比来的讲话中稀奇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别脱离来,甚至还有报道称,美国在考虑对中国共产党员实走旅走禁令。

客不悦目来望,余茂春称得上有余特出。多所周知,中国1977年恢复高考,他两年后便考入著名学府,彼时17岁。后又赴美留学,一块儿名校,念到博士。这不就是吾们常说的“别人家的孩子”吗?怅然,他的特出,用错了地方。

从年龄来望,58岁的余茂春,切实够有资历,放在中国,已经到了快退息的年纪。可要清新,他23岁便脱离中国,彼时的中国,刚刚步入改革盛开,永远积贫积弱,百废待兴。他对中国的认知,是在年少佻达的年纪,望到的谁人处于新旧交织稀奇时代的中国,是刚从悠扬时期走过,体无完肤的中国。他所谓的“推翻童年认知”的记忆,放在他那时的年纪那时的语境,尚能理解,但若要以此请示30多年后的美国对华政策,就未免荒唐可乐了。

正如胡锡进所说,1985年之后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最后形成的关键时期,它经历了政治悠扬和市场经济添速发展的逆复洗礼,余茂春隐晦对中国国家道路形成之不易、对共产党越来越深地融入高速发展的中国社会、与人民休戚有关欠缺实际的感受。他脱离中国太早了,谁人时候中国还太弱了,年轻人和知识分子满脑子对西方全是尊重,欠缺后来逐渐形成的辨别力。此外,鼓吹把党、当局、国家进走政治拆分的言论,准确实中国外交媒体上展现过,但这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这一两年中美有关赓续凶化,这栽言论遭到普及网民的怒斥,其诡辩成绩和蛊惑力大减。

500

余茂春

余教授大抵是益久没踏上故国故土,对微博、抖音等玩得也不是很溜,不然,怎么会望不到中国民多对故国发自本质的亲喜欢呢?吾们在中国人对当局舒坦度秒杀美国人,特朗普益益逆省吧一文中已经详细做了比较,来自美国的调查通知表现,2016年,中国民多对中央当局的舒坦度高达93.1%。那篇文章下面有网友评论说:“你那是2016年的数据,放到2020年,吾们经历了全国上下专一抗议,对当局的舒坦度是99%,少一分是怕他傲岸。”

如此望来,“对中国有百科全书般认识”的余茂春,其实对中国有着主要误判,美国对华政策的根基错了,只会一步错步步错。

500

余茂春

老胡说,像余茂春云云的人,就是假学者、政治投机分子。也有人说,余茂春到底是“汉奸”照样“美奸”,还很难说。不过,面对其对中国满满的凶意推想,吾们有理由站出来以珍视听。

德国牧师、纳粹荟萃营幸存者马丁·尼莫拉的忏悔诗,言犹在耳:

在德国,首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

吾异国语言——由于吾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

吾异国语言——由于吾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吾异国语言——由于吾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上帝教徒,

吾异国语言——由于吾是新教教徒;

末了他们奔吾而来,

却再也异国人站出来为吾语言。

沉默不能取,每一个中国人,都答尽己所能,让全世界听到并听清中国声音。

Powered by 捕鱼下现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