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交大保研成绩造假追踪:还有疑团待揭开|电讯特稿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29 14:17 点击数:

早在去年11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公示的2020年拟接收推荐免试研究生名单中,西南交通大学茅以升学院2016级信息班的陈玉钰入选。然而,临入学前,她的推免生招录资格被取消。

一名普通大学生,想要在保研推免中修改成绩,岂非异想天开?真实成绩一查便知,如此瞒天过海,是如何避开审查的呢?

记者查到,《西南交通大学学生纪律处分规定》第十八条规定:在评奖、评优、资助、竞赛、就业等工作中弄虚作假的,视其情节轻重,给予警告以上处分。

记者搜索中国知网上收录的8篇尹帮旭的文章中,有6篇与陈玉钰父母联合署名。

此外,陈玉钰在2016学年秋季学期选修《线性代数M》,课程成绩为62分。因分数过低,她于2018学年秋季学期又选修了《线性代数B》,成绩为82分。尹帮旭再次违规对上述两门课程进行课程替代。

如此“近亲”怎么能公平公正

还有同学反映,大二时,她就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了一篇被SCI收录的论文。在这篇SCI论文中,其父母均有署名。

父亲是大学老师,女儿是同校学生,篡改成绩的则是“师叔”。这一利用熟人圈关系,暗箱操作、近亲得利的现象,践踏了教育公平,引人深思。

“违规补考、推免改分,这种监守自盗、徇私舞弊的暗箱操作行为,难道不是作弊?”茅以升学院一位学生质问:陈玉钰仅被“记过处分”“取消推免资格”,对考试作弊被开除的同学来说,是否公平?

高校必须摆脱“近亲繁殖”的生态

本报记者: 吴晓颖、谢佼

陈玉钰的一位同班同学告诉记者,去年学院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时,就发现她的成绩有问题。但同学们当时有顾虑,一来她是教职工子弟,二来大家忙着研究生备考,决定将“反击”延后。今年6月份,在办好离校手续后,茅以升学院的同学们决定“发声”。

将补考分数计入保研成绩

本报记者:谢佼、吴晓颖

其次,要着力改变高校的生态结构,从进人用人、领军培养、科研孵化、人才流动等方面进一步推动改革。通过公平竞争,让英才涌现,让庸才淘汰,让拉关系的吃亏,让守规矩的人出头,以实现结构优化和正向激励。

随着事件细节不断公开,新增疑点也引发热议。记者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天眼查、西南交通大学招投标公示中查询到,“陈帆”“尹帮旭”的名字曾出现在同一家公司的股东名单上。南京优榜图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名字是“和红杰”,股东为“陈帆”,这家公司成功获得西南交通大学的两个招投标项目中,其中一个项目的评委名单中有“尹帮旭”。

高校是塑造祖国未来人才灵魂的关键场所,无比重要。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绝不允许高校成为法外之地。高校必须自觉建设风清气正的生态环境,自觉接受党和人民的监督。

近日,西南交通大学本科生保研成绩造假一事引发强烈关注。校方迅速展开调查,结论令人瞠目结舌,竟然是该校时任教务处教务科科长私下接受同事请托,为其女在缓考和课程替代中弄虚作假,提高研究生推免课程成绩。

编辑:黄海波

通过这些操作,陈玉钰研究生推免主干课平均成绩由82.457分提高至85.029分,主干课成绩排名由班级第8名提高至第5名,从而达到其推免至更好学校的目的。

官方通报中,陈帆曾是尹帮旭大学本科阶段的专业课老师,两人还师从同一博导。

查看更多文章,请点公号底部菜单栏“抗疫报道”。

有调查发现,一些高校内部关系错综复杂。校领导和学术专家数十年深耕一地,人权事权财权独揽,形成以师门、学派为纽带的“圈子”。高校生态高度闭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监督结构上“儿子监督老子”,既无动力,也无压力。

近日,西南交通大学本科生陈玉钰保研成绩造假被曝光。校方迅速进行严肃查处,并及时向社会公布了涉事人员处理结果。

分析事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则是高校生态的“近亲繁殖”。

正是因为“人情大于天”,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造成一些高校在评审上打招呼递条子;学术上混脸熟贴名字相提携;作风上称兄弟攀交情搞关系;经济上踩红线谋私利贪便宜,捕鱼下现金业绩有的连家用洗衣液、卫生纸都在科研经费中报销……

一名普通大学生,想要在保研推免中修改成绩,岂非异想天开?真实成绩一查便知,如此瞒天过海,是如何避开审查的呢?

在调查一周后的深夜,西南交通大学再发通报披露:该校时任教务处教务科科长尹帮旭,私下接受同事陈帆请托,为其女在缓考和课程替代中违规操作,致使四门课程成绩计算错误。

校方公布处理结果后,部分公众认为一碗水没有端平,起不到震慑作用。根据《西南交通大学本科生考试违规处理办法》,被认定为考试作弊及考试严重作弊者,分别给予留校察看、开除学籍的处分。

原标题:西南交大保研成绩造假追踪:还有疑团待揭开|电讯特稿

“积之成者,正气不足,而后邪气踞之”,如果不打破一些高校院墙内的人员固化、思维固化和利益固化,“近亲繁殖”必然会愈演愈烈。

监制:刘荒 | 排版:完颜文豪 | 校对:朱静萍

展开全文

6月11日,西南交通大学成立专项工作组展开调查。6月12日晚,西南交通大学发布通告称,2016级学生陈玉钰在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成绩方面存在弄虚作假行为,决定取消陈玉钰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资格。

四门课程成绩计算错误?

陈玉钰是教职工子弟的说法,之后得到校方证实。父亲陈帆是硕导,母亲和红杰是博导,两人都是西南交通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的教师。

仅仅应熟人请托,一个教务科长就能让规矩、流程、监督层层失效,让纪律变成纸糊的栅栏,闭眼的老虎。

西南交通大学研究决定,尹帮旭违反工作纪律,滥用职权违规操作,免去其现任副处级领导职务,立即调离管理工作部门,给予其留党察看两年的党纪处分,由管理岗6级降为9级的降级处分。陈帆违反廉洁从业纪律,师德失范,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记过的政纪处分,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陈玉钰被取消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资格,并给予记过处分。

具体而言,要大力打破门户之见,增强外部力量的投射,从监督中立规矩。

这一改革首次将省属高校监督,由内部监督改为外部监督。监督者的工作绩效、评先评优、选拔任用等,均从高校格局中剥离,和监督质量挂钩。试点以来,效果较为明显。绝大多数高校的问题线索处置量、自办案件量,与改革前同期相比大幅上升。有专家认为,部属高校的监督,也可借鉴这次省属高校的改革经验。

校方通报中提到,对陈玉钰的处分依据《西南交通大学关于推荐2020届优秀本科毕业生免试攻读研究生工作的通知》和《西南交通大学学生纪律处分规定》。

今年6月初,这位女生被同学联名举报。她在大学期间所修21门工科基础必修课中,有多门课缓考补考。学校规定补考和缓考成绩在保研计算中只能算60分,而陈玉钰却是例外,以补考分数计入了保研成绩。学生们质疑这是公然造假,践踏规则。而后的官方调查结论,证实了这一点。

如无意外,再过3个月,陈玉钰就能如愿被保送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网络空间安全学院研究生。

受访西南交通大学学生告诉记者,信息班共有23名学生,陈玉钰成绩并不突出,但大一就参加了照理只允许大三、大四学生或成绩优异学生参加的国家级项目。

西南交通大学相关人员向记者表示,学校会根据舆论反映的问题展开进一步调查,目前对陈玉钰父母是否开办公司并不清楚。记者多次拨打和红杰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或许正是这种校园“近亲”关系,让陈玉钰在求学路上顺风顺水。2016年,陈玉钰通过自主招生方式,进入西南交通大学师资力量雄厚的“王牌”学院——茅以升学院。

四川省纪委监委自2018年在全国率先改革试点,由省纪委监委向省属高校派驻纪检监察组。组长新提任者不从驻在高校产生,任职满5年交流,现有人员经审核后明确其派驻身份。派驻纪检监察组由省纪委监委统一管理,线索处置、立案审查调查等,直接向省纪委监委报告。

在违规操作下,陈玉钰既参加了《工科数学分析 MI》《工科数学分析 MII》《概率论与随机过程》三门课程的期末考试正考,又参加了这三门课程的缓考。在推免成绩计算中,这三门课以高分的缓考成绩替代了正考分数。

首发: “新华每日电讯”调查周刊

Powered by 捕鱼下现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